注册(请用中文) 登录
三槐居语文网 返回首页

fzl_1_2_3的个人空间 http://3hj.cn/home.php/?28388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向高贵臣服

已有 21 次阅读2017-4-29 10:45

向高贵臣服

樊真人

近在萧瀚的致远堂拜读《说高贵》一文,感触良多。

何为高贵?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的解释是这样的,“达到高度道德水平的”。简言之,高为高尚,贵为稀贵。达到一定的高度,人家很难办到的,有其心而难践行的都可以理解为高贵。

高贵不是贵族服饰的华美整饬,也不是皇族血统的纯洁正宗,更不是气质的温尔文雅。当然追求高贵的人也可以做到以上这些。

高贵的人可以以这样的面孔出现。 “脾气很坏,身矮体硕,皮肤黝黑,头发蓬乱,乡下口音,用语粗俗,举止粗蛮,衣着寒酸”,这样的形容你能想到是贝多芬吗?但形貌的伟大的差距丝毫掩盖不了贝多芬灵魂的高贵,原创的激情演绎生命的原始呼号,彰显贝多芬个体的高贵,“尽管我野性难驯,但是我内心本善”。

高贵的人有常人难以企及的行为高度。苏武牧羊,九死未悔是高贵;吴晗身陷政治漩涡,刚正不阿,绝不苟且,以生命践诺是高贵。

高贵是一种淡然的从定。柏林大学星空灿烂,群星闪耀:创始人杰出教育家威廉洪堡,校长费希特、黑格尔,伟大的自然科学家、自然科学18世纪通往19世纪的桥梁亚历山大·洪堡,蔡元培,500年一遇的大师陈寅恪,29位出自柏林大学的获得诺贝尔奖的大师。堪同天地同寿、堪比日月同辉的柏林大学却有的只是淡然的从容,平和的低调。其实,这就是大学等级的佐证,高贵是从来不需要大肆张扬的。相比于淡然的从容,平和的低调,我们借助种种手段大肆炒作的人呢,你们的高贵在哪里?

高贵还应该是一种奇特的气势。法国巴黎的那种优雅浪漫的气势是高贵,英国伦敦的那种繁忙有序的绅士气势是高贵,中国古都皇城的那种雍容大度的气势是高贵,古城绍兴的那股沁人心脾的艺术的陈年远示是高贵。就这点而言,我欣赏日耳曼民族的气质,赵鑫珊说:“在德意志民族的性格里头,好像有一种大森林的气质:深沉、内向、稳重和静穆。”我不欣赏儒教影响下的东方民族,特别是我们的汉民族。这个民族老谋深算却总不能光明磊落,实践中老奸巨猾而理论上毫无建树!高贵不应该属于这样的民族。

高贵的人一定孤独,遗世独立,离群索居。选择高贵,意味着你将与“孤独”为伴。亚里斯多德在《政治学》中说“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,便是神灵”,是的,高贵的人一定生活孤独,但神人难撼,内心坚定,这样的孤独恰恰造就高贵的人生。太史公的《史记》,波伊提乌斯的《哲学的慰藉》,雷利的《世界史》,班扬的《天路历程》,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死屋手记》等等,哪一部不是孤独的高贵之作。

有拳拳可见的爱民之心是高贵。“用钱如沙,杀人如麻”的辛弃疾,绝不是高贵之士;“性狡谲,嗜杀,一日不杀人,辄悒悒不乐”(《明史》)的张献忠,绝不是高贵之士。

但有时杀气逼人,以身戕天的冲天一举也可以是高贵。马克思说:“英雄的死亡就好象太阳的西沉一样,伟大,崇高。”是的以自己的生命作为神坛上的祭品,只为冲天一义举的壮士,就是英雄,就是高贵。古来曹沫匕首劫杀齐桓公,专诸之刺王僚,豫让之刺襄子,聂政之刺韩相,荆轲之刺秦王,太史公曰:“自曹沫至荆轲五人,不欺其志,名垂后世。”

衡量一种杀人是否是高贵的话,只有一个标准——杀人不是目的,杀人只是手段。为了人类正义良知,为了人间之正气,天地之正道而杀人是高贵;为杀人而杀人绝对不是高贵,那是纯粹的杀人犯。

生命中有生的权利,也有选择死的权利。腐朽的体制面前,康梁选择躲避,求生,不失高贵;谭嗣同选择“我自横刀,去留肝胆”的悲壮,求死,更是高贵。我选择尊重,尊重留得青山的智慧,但我更尊重为保持灵魂纯洁而表现出的那股刚烈,尊重他们面对死亡、走向死亡的勇气。

生命中既然有选择死亡的权利,当然还有选择死亡方式的权利。

人固有一死,何为高贵?宁鸣而死,不默而生。

向高贵臣服!

20081022日杨佳被判死刑


原文写于杨佳二审判死刑后,被删除。
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(请用中文)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三槐居语文网 ( 苏ICP备05072054号  

GMT+8, 2017-5-23 07:4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